唯心悖论

状态极差。

© 唯心悖论

Powered by LOFTER

【无cp向】羽翼

※小男孩和他的英雄
※艾比小姐由于某种神秘的不可抗力全程隐形(鞠躬致歉)
※第一季百人赛背景
※私设战斗场景要素注意

     「原谅我飞,曾经眷恋太阳。」

     埃米醒来时,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感觉到艾比的手臂或腿横压在他身上,而是能够神清气爽地伸个懒腰——然后才发现身边的纸条。

     “埃米,你全世界第一可爱的姐姐我今天有急事要做,晚点时候再回来。傍晚的时候老地方见!:P”

     “哎……”埃米叹了口气,把纸条折好收了起来。老姐这说一出是一出的性格,自己到现在也没能完全适应啊。

     在树林里吃过早饭后,埃米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度过难得没有老姐在的一天。于是他一边踱着步消食,一边思考着要做些什么。

     ——忽然,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如……去冰原探险吧!”埃米摩拳擦掌,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很是兴奋。上次和老姐路过那里时好巧不巧地撞上了雷狮海盗团,差点丢了小命。那之后艾比就再也不和他一起——当然也不允许他自己一个人——去那个可怕的地方了。

     埃米对冰原的印象虽都来源于道听途说,但那些也足够脑补出一个令他向往的世界了。据说只有大赛排名靠前的高手才敢前往那里,那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呢?

     百闻不如一见。埃米立刻动身前往冰原,趁着今天绝佳的机会去一探究竟。如果真有那么危险的话,绝对立刻撤退,埃米严肃地对空气发誓。

     不管空气究竟有没有感受到他的信誓旦旦,埃米紧赶慢赶终究是抵达了冰原。隔着积雪的丛林,埃米远远地听到了像是野怪嘶吼的声音,但这非但没让他却步,反而让他的心跳逐渐加速。而且……

     似乎有什么正召唤着他,缓缓向他伸出手来,令他觉得自己必须前往那里。

     埃米晃了晃头,要是让老姐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又要被教训“不要整天异想天开”了。他小心地将自己藏在树干的掩护之中,然后探出头向前望去——

     那、那是……

     埃米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吓得身体一僵。那通体黑褐色、状似恐龙的野怪,是绝非他这种水平的选手能够近身的……不,就连这样目睹的机会也几乎没有!埃米吃惊地望着那巨型野怪,感觉冷汗漫上了他的后背。能量的波动持续影响着以野怪为圆心的区域,虽然埃米所在的区域还算离得比较远,他却同样承受着不小的压迫感。单是这种几近窒息的感觉,就已经劝退了不少有意进犯野怪的参赛者。

     但是,有人在同它搏斗!

     是谁?!

     埃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定睛一看,立刻认出了那个背影——

     大赛第五,安迷修。

     只见安迷修挥动双剑,借着疾速旋转的风涡使自己腾空而起,趁着野怪没有防备的空当,持剑向它脆弱的颈部挥去。数道异色的剑光划破寒冷的空气,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意直直冲向野怪!

     但是,还不够!

     这一击虽然如安迷修预料中一样精准命中,并且给予了野怪不小的打击,但同时也彻底地激怒了它,以至于怒吼出声,狠狠向安迷修扑来。然而野怪虽体型巨大,反应速度却做不到安迷修那么快。安迷修先是同它正面过招,每一次的出手不求完全打中,但求消耗野怪的体力与耐性,同时不断变换攻击的方向与角度,让野怪只能专注于抵挡安迷修变幻莫测的剑影。激烈的战斗中,安迷修的衬衫被划破了好几道,手臂上的绷带里也渗出血来。呼啸的冷风让他愈加清醒,伤口的疼痛刺激着他高度紧张的神经,支撑着他等待一个机会……

     “好厉害啊……不愧是双剑的安迷修!”远处观战的埃米看得惊呆了一阵,过了好久才发现距离安迷修和野怪不远处,还有一个被安顿在保护罩里的女性参赛者。

     所以是来救人的么?埃米能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可能了。按照他目前所了解的风评来看,安迷修不像是会去抢夺别人到手的野怪的人。况且……埃米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那个参赛者,感觉之前并没有在百名内的排行榜上见到过她,想必实力应该一般。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孤身前往冰湖,招惹这只打都打不动的野怪呢?难不成像他一样,因为好奇心才来的?

     正当埃米匪夷所思的时候,安迷修也终于等到了那一个机会。野怪用尽全力向前扑去,锐利的爪子带起一阵阵寒风。但下一秒安迷修就踏着它的臂膀飞速闪到了它的背后,剑尖轻点它粗糙的皮肤让自己跃向空中,凝聚元力使剑气在冷热流上涌动,继而立刻向野怪的颈部尽数挥去!

     野怪发出痛苦的嚎叫,还未能转身捕捉安迷修的身影,就被带着元力的双剑刺入后颈。双剑在肉体之躯中也未停止攻击,被安迷修注入的元力即刻起效,围绕着剑身的蓝金色剑光在野怪体内缓慢移动,切割着它巨型的身体。安迷修死死握住剑柄,直到野怪咽下最后一口气,才将带血的剑拔出。

     安迷修跳下野怪的后背,脚底接触冰面时感到一阵脱力,但他很快掩饰了过去,伸手将远处的保护罩解除了。

     那女孩焦急地跑过来,询问着安迷修的状况。安迷修只是温和地对她笑了一下,说:“已经没事了,保护好您这样美丽可爱的小姐是我应尽的责任。为了您的安全,请立刻离……”

     还没等他说完,一丝刀光冷冷闪过。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黑影给挡在了身后。

     尖刀咣当一声掉落在冰面,在安静的冰原上显得突兀而刺耳。

     埃米收回了恶魔之手,神情复杂地望着那个吃惊的女孩。她显然没想到有第三个人潜伏在这里,也没料到自己竟会失手。女孩气急败坏地向埃米丢了一个类似于烟雾弹的元力技能,在迷雾中快速离开了。

     “咳咳……”埃米挥手赶走周围的雾气,等迷雾消散了些,才顾得上去看安迷修。

     “谢谢你,”安迷修被烟雾呛得激出了些生理眼泪,“没记错的话,你是艾比小姐的弟弟埃米吧?”

     “是我,”埃米望着一身伤的安迷修,一时有些说不出话,“你……还是先治疗一下吧。”

     安迷修点了一下头,在凹凸大赛的医疗系统购买了外伤药和绷带,没有买相应的治疗服务。他一边给自己处理伤口,一边问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呃……”埃米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想来探探险,没想到遇上了刚才那些事。”

     “这里太危险了,还是少来为妙,”安迷修说道,“刚刚那位小姐不知怎么引来了级别非常高的野怪,若和它交手就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你也看到了,这是个陷阱啊!”埃米有些急切,声音也不禁提高了,“她想借你的手干掉野怪,然后再趁你体力不支时杀了你,独吞积分吧!”

     安迷修看着义愤填膺的埃米,只是弯了弯嘴角,“但是,看到她遭遇危险的时候,我无法坐视不理……虽然我也没有十成的把握能杀掉野怪,”他将绷带绕上手臂,然后用力缠紧,“而且,也许她是被逼迫的呢?”

     埃米一时语塞。他想说怎么能总是把人往好处想呢?这场大赛的规则就是这样弱肉强食,难道每个遇险的参赛者,你都要去保护吗?

     但面对着安迷修时,他说不出口。安迷修熟练地处理着伤口,他默默地看着,不愿打破此刻的宁静。

     他想,安迷修那种令常人无法理解的信念,使他无论何时都能发出光芒来。

     在被阴谋包裹的大赛之中,亦然。

     越是黑暗的地方,他的光就越是明亮。如丝线般的光芒笼罩着他,在他背后交织成一对翅膀。

     洁白如雪,羽翼丰满。

     埃米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在他即将触碰到那柔软羽毛的一霎那,翅膀化为了飞灰。

     安迷修见埃米呆呆地向他伸出手,笑问怎么了。埃米赶紧收回手,用力摇了摇头。

     “好了,”安迷修动了动胳膊,踢了踢腿,确认没有大碍,“此地不宜久留,你也赶紧离开吧。”

     “啊,好,”埃米有些恍惚地应道,“再见,安……迷修。”

     “再会。”安迷修笑着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安迷修!”

     他听到背后的男孩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安迷修回过头去,看到他把双手拢在嘴上,对他说道——

     “你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骑士——”

     你一定,会所向披靡。

     任何荆棘,都无法阻挡你的脚步。

     安迷修笑了,他望着那个男孩奔跑着离去的背影,眼前浮现出曾经在梦中出现过的画面。

     年幼的自己背着木剑,在山坡上不断地奔跑。任凭树枝刮过他的手臂,石块刺痛他的脚底,他一刻也不曾停下。

     山坡的尽头,是将无限光明洒向人间的太阳。

     “……谢谢你。”他喃喃道。

     然后他再次转过身,毅然决然地向前走去。

——————
     安迷修生日快乐!

     紧急写了勉强算是贺文的段子。第二季中安迷修和呆毛姐弟的互动挺多,在言行中感觉埃米像是对安迷修抱有某种崇拜的感情,那样的眼神就像是小男孩望着超级英雄一样。这个感觉很戳我,于是就想写写他们。

     安迷修真好,会一直喜欢他。

评论
热度(3)
2018-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