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悖论

状态极差。

© 唯心悖论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漩涡


※意味不明的学pa。
※段子。
※一句话雷安。

     「等到我的青春剥落的时候……」

     “格瑞!”

     一声欢快的叫喊将格瑞从函数解析式里叫了起来。他放下笔走去开门,不出所料,金正站在他家门口。但与平常不同的是,他手里捏着一个还未拆开的白色信封。

     金的眼睛里闪着雀跃的光,他迫不及待地张开双臂扑向格瑞。

     “我收到录取通知书了!”

     格瑞坐在床边上,手里拿着金的录取通知书。浅蓝色信纸,黑色楷体,鲜红的印章,和他去年收到的那一封并无二致。

     “……你怎么来了。”格瑞的目光缓缓扫过纸上的每一行字,仿佛这样便能够找出个中破绽。

     “这样就可以和格瑞在一个学校了!”金坐在格瑞桌前的椅子上一边晃着腿,一边笑着说道,“我可是悄悄努力了好久呢,格瑞你也没想到吧!是不是特别惊喜!”

     “为什么非要考到这里。”格瑞沿着原来的折痕将通知书合上,低声问道。

     “这还用问吗,”金一个打挺站了起来,走到格瑞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当然要一直在一起啦!”

     金和格瑞在还叼着奶嘴时就结下了友谊。他们两家是邻居,又经常互相走动,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某个暑假过后的一天,格瑞忽然不再和金一起往幼儿园走了。金愣愣地看着格瑞穿着他没有的一套新校服,被他的妈妈牵着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过了几秒,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他第一次独自体会到不能和格瑞一起上下学的感受,那是年幼的他难以承受的恐慌。他望着格瑞远去的背影,忽然开始害怕格瑞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

     秋告诉金,格瑞只是去上小学了,等到明年他也会去上小学。金点了点头,用手背胡乱地擦掉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

     这之后金一直比格瑞低一个年级。格瑞读完六年级毕业时,金又难过了好一阵。

     “格瑞,你去了初中以后,可不能忘掉我啊!”金强调道。

     “不会忘掉。”格瑞说道,然后他低头望着金,最终还是犹豫地伸出手,在柔软的金发上揉了揉。金冲他笑了一下,他怔了怔,随即轻轻弯了嘴角。

     他们再次经历了一整年分开上学的时光。

     格瑞习惯了金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日子,他会教金所有不会做的题目,倾听他所有的烦恼和秘密。格瑞隐隐觉得无论在什么事情上,除去父母,自己似乎永远是金的第一倾诉对象。

     在初三之前格瑞从未在金和他之间的关系上考虑过更多,同班的凯莉倒是经常调侃格瑞和他的发小情深意切。格瑞难免听进去几句,但从没有放在心上。

     填报高中志愿的前几夜,格瑞都没有睡好。他一度想要和金谈论这件事,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金察觉到格瑞情绪的端倪,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格瑞摇摇头说没有。

     还是不谈了。格瑞翻了个身,把被子拢得紧了些。他觉得自己是在准备着逃离,却无法在这之前正视金的眼睛。那片湖蓝里荡漾开来的波纹,格瑞隐约可见,但并不多想。

     “格瑞!”

     正走在走廊上的格瑞闻声转过身,看到金小跑到他面前,站定后又喘了一会儿气。

     “其实,我知道格瑞是在烦恼填报志愿的事,”金调整了一下呼吸,笑着望向格瑞,“格瑞的话,一定是无论什么高中都没问题的!所以,按照你的心愿去填就好。”

     “金,”格瑞低低地念了一声他的名字,“我……”

     “好了格瑞,我有事先走啦!”金低下头,慢慢倒退了几步,“格瑞,一定要加油啊!”

     话音落下,金转过身往走廊另一头跑去。格瑞不自觉地向前伸出手,却发现自己的脚无论如何也无法奔跑起来……

     “…………”

     格瑞忽地睁开眼睛。

     他的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地向上举着,却只触碰到微凉的空气。

     格瑞在第一志愿填了凹凸市第七中学。虽然不是顶尖的高中,但也在凹凸市排名前五。

     第二志愿他填了这所学校的分校。那是一所中等偏上的高中,金曾提到过它,而且以金的成绩考入那里应该没有问题。

     接下来的志愿,格瑞填了几所全市前十的高中。完成这一切后,他进行了最后的确认,点击提交。

     他靠在椅背上,合上了眼睛。那天梦中的画面又无端地浮现在脑海,格瑞轻轻摇了摇头,把它赶了出去。

     一个多月后,格瑞在一片蝉鸣中收到了七中本部的录取通知书。

     白色的信封,浅蓝的信纸,黑色楷体,鲜红的印章……

     格瑞细细查看了一遍还带有油墨气息的通知书,然后沿着原来的折痕重新将它叠好,收回到信封里。

     金很快从格瑞母亲口中得知了格瑞考上心仪高中的消息,于是迫不及待地跑到格瑞面前用力地抱了他一下。

     “格瑞,你太厉害了!”金羡慕地说道,看着格瑞的眼神闪闪发光。

     “……意料之中罢了。”格瑞说道。

     金挠了挠头,笑着说道,“不愧是格瑞啊……”

     这之后金又缠着格瑞聊了些别的,大多是关于对格瑞来说马上要到来的高中生活。最后他握着拳头,发誓一般地喊道:“我也要好好努力才行!”

     格瑞望着暗下决心的男孩,难得地笑了一下,说了一声加油。

     努力了一年的结果是,金以凹凸市七中新生的身份,走进了有格瑞的校园。

     开学典礼上,格瑞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经久不息的掌声之中,金兴奋地拉了拉一旁新结识的紫堂幻的衣袖,说快看啊紫堂,那就是我的好朋友格瑞!

     金,你竟然有那么厉害的朋友啊。紫堂幻吃惊道。

     是啊,格瑞他可厉害了!金目不转睛地看着走上台的格瑞,台上的人向学弟学妹们深深地鞠躬,然后稳步走向另一边的发言台。

     格瑞穿着夏季校服,蓝白的衣身将他衬得挺拔而干净。初中时还尚存的婴儿肥如今已经褪去,换上了少年人初显棱角的面庞。但从儿时到现在,却仿佛只是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好像五岁的金晃着腿坐在台下闭上了眼睛,再睁眼时,十六岁的格瑞已然站在台上,以学长的身份面对着他。

     那天格瑞具体讲了些什么,金都不太记得了。他只是默默想着,格瑞对他来说终于不再是虚幻的影子,而是只要不断地奋力向前奔跑,就能够触碰到的光芒。

     发言结束,格瑞往台下扫了一眼,最后在某处停顿了一秒。

     那双如水般澄澈的眼睛,如今仍然热切地,认真地注视着自己。

     格瑞再次向台下的学生鞠躬,继而转过身走下了台。

     “见到你那老相好了?”

     被安迷修拎来帮忙给开学典礼做后勤的雷狮见格瑞拿着演讲稿回到后台,就顺口问了一句。

     格瑞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嗯了一声。安迷修轻声责怪雷狮不会读气氛,雷狮左耳进右耳出。

     是的,金再一次跟上了他的脚步。

     格瑞不知道是该喜悦还是难过,或者两者都有。这几年来,金也遇到过很多人,却只有格瑞始终地留在了他眼中。

     他想说,金,你应当学会多将目光放在别的更好的人身上。

     而不是让我束缚住你的脚步。

     但是面对着金时,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格瑞所想过的那些事,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因为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和金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并且会一直延续这段真挚的感情。

     但格瑞清晰地意识到了——那是在几百新生中望见金时强烈地迸发出来的——自己对于金在友情之上的那些感情。

     ——深深地烙进他的青春,再也无法抹去的痕迹。

评论(4)
热度(34)
2018-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