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悖论

状态极差。

© 唯心悖论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暗涌


※意味不明的学pa。
※段子。
※雷安冷战期前提。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雷狮在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和格瑞慢悠悠地走去检录一百米决赛。

     去检录的地方势必要路过主席台下面。雷狮望见安迷修正站在那边翻阅着一叠纸,大概是在完成学生会布置的核对比赛信息的任务。

     雷狮思考了一秒要不要绕个路去检录,然后决定就这样当作没看见地走过去。

     快要走到主席台下面时,雷狮听到上边传来一声惊呼。接着一箱拆了封的矿泉水堪堪越过主席台的围栏,急速地向下坠去。

     安迷修低头看着手里的表格,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在大脑作出反应之前,雷狮已经迈开腿飞奔出去。

     安迷修专心致志地校对着表格,忽然他的腰被一只手臂紧紧环住,整个人瞬间失去重心,几乎是被揽住他的人硬生生扯着扑向一边。

     在落地之前安迷修以为他的脑袋会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但是没有。自始至终他都被圈在那个人怀里动弹不得,后脑勺也被一只手垫着以免直接撞到地面。

     一阵头晕眼花后,安迷修的耳畔传来一串沉重而有规律的声音……似乎是心跳声。

     “你还要在我身上赖多久?”

     听到这个声音,安迷修瞬间浑身僵硬。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从那个人形肉垫上爬了起来,退开两步若无其事地整理衣领。雷狮跟着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金贵的脑袋,确认没有大碍。

     格瑞带着医务室老师跑了过来,询问他们有没有事。这时安迷修才想起去看他原先站着的那块地方——矿泉水瓶滚得满地都是,有些已经摔变形了;一只拆了封条的纸箱倒扣在一旁的地面上,看起来也摔得不轻。过了一会儿,就有学生会的人赶来收拾残局,还有人忙着疏散围观的学生,防止影响比赛进行。

     格瑞伸出手在安迷修面前晃了晃,安迷修安抚性地笑了一下,“我没事,让老师先去看看雷……狮。”他停顿了一刻。

     安迷修没忘了他们仍在冷战期。

     雷狮自顾自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让医务室老师检查受伤情况。万幸只有手肘和膝盖擦伤了,人还能跑能跳。于是雷狮让格瑞先去检录,自己跟老师去擦点药就过来。

     安迷修捏着一沓表格站在原地,留也不是,走也不是。雷狮和格瑞交代完就跟着老师离开了,在安迷修的余光里,他没有回头看自己哪怕一眼。

     安迷修正发着怔,背后忽然响起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学长……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有人突然经过我身边,还撞到了我……真的对不起!”

     在他说话时安迷修转过身去,看见来人是今年在高一新招的学生会成员之一,没记错的话名字是紫堂幻。

     “别担心,没人受严重的伤,”安迷修拍拍他的肩膀,“可以麻烦你告诉我前因后果吗?”

     安迷修根据他断断续续的解释快速整理判断了一下,大概是紫堂幻帮忙往主席台上搬了一箱水,纸箱还在手里的时候被路过的人撞了一下,本来就抱得不太稳的箱子就不受控制地脱了手——好巧不巧,正在安迷修站着的地方的上方。

     “你还记得撞到你的人长什么样吗?”安迷修问。

     “是、是一个白色头发的学长,”紫堂幻努力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太突然了,“好像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不不,我也不能完全确定……”

     安迷修听罢,目光渐渐低了下去,“是吗……谢谢你,我会去核实的。”

     如果真的是鬼狐的话,也许一切就能很容易地说通了。

     安迷修让紫堂幻继续去完成学生会的工作,一转头又差点撞上了叼着棒棒糖晃悠过来的凯莉。

     “哟,看来没被砸傻嘛,”凯莉绕着安迷修打量了一圈,“拜你所赐,我的首页都被雷狮的英雄救美给刷屏了。”

     “呃……”安迷修避开凯莉的目光,装作四周看风景。现在只要听到雷狮这两个字,都会莫名让他脑内警铃大作。

     “好啦,不逗你了。我过来呢主要是通知你尽快去一下丹尼尔那边,他大概是要了解情况吧,”凯莉一边说着,一边往赛道起点望了一眼,“不过雷狮和格瑞的一百米决赛就要开始了,看完再走吧?”

     安迷修本想拒绝,但一时间找不到什么理由先行离开,只好答应下来。

     雷狮在医务室老师那儿上完药,正好赶上高二男子组检录的最后时限。检录完毕后他活动了一下筋骨,才感觉到背部隐隐地泛着痛。

     “砸到了吧。”在他旁边做着准备活动的格瑞突然说道。

     雷狮只是轻轻扬了一下嘴角,然后俯下身子压了压腿,“——该准备上道了。”

     任凭雷狮反应再怎么快,他狂奔着扑向安迷修的速度也比不上那一整箱矿泉水的自由落体来得迅猛和决绝。他揽过安迷修的时候,矿泉水瓶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背部,也许还有颈部和后脑勺。万幸那暴雨只有短暂的一刻,下一秒他就把安迷修按进怀里扑向了一边。

     也幸好那人毫发无伤,要真给一箱水给砸了……雷狮想,这脑袋万一给砸傻了,怕是更难开窍。

     雷狮一边想着,一边踏上了自己的赛道。格瑞的赛道和他挨着,这时他转过头来对雷狮点了一下头,算是临阵的鼓励。

     “各就位——”

     雷狮已经以蹲踞式就位。他的目光微微一抬,就看见安迷修抱着那叠纸站在主席台下面,一副欲走未走的样子。

     “预备——”

     雷狮在心里冷笑一声。

     发令枪陡然响起,他如箭离弦般冲了出去。

评论(8)
热度(28)
2018-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