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悖论

状态极差。

© 唯心悖论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距离


※意味不明的学pa。
※段子。

     「你是要惩罚我的爱让你失去自由。」

     高三的跨年之夜,雷狮在安迷修家楼下捎来一通电话。

     安迷修举着手机推开窗户往下看,那人正站在路灯下面,还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朝他挥了挥。冷白的灯光落在他身上,沿着轮廓缀上一层霜雪。

     周遭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紧贴着耳朵的手机里传出雷狮细微的呼吸声,轻轻敲打着安迷修的听觉。

     之后他们漫无边际地说了些别的,手机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滚烫。快要到十二点的时候,安迷修耳边响起电量过低的提示音。

     他们不约而同地噤声。

     在那沉默的时间里,安迷修想起了很多令他印象深刻的有关雷狮的画面。他们高一的初次相见有多么稀松平常,此刻他自心底往外溢出的情感就多么强烈。数百个日子里他们和平共处,有时候他们争吵失控。所有零碎的片刻拼成永恒的河,流淌在回不去的时间里。

     但在那一刻,安迷修什么都说不出口。

     零点到来,远处有几枚暖色的烟花绽开,大概是为着跨年一刻的兴奋而无视本市禁烟花令的人所为。变幻的光影散去,安迷修耳边传来雷狮带着笑意的声音。

     “……跨年快乐,安迷修。”

     雷狮的声音终止在失去电力的手机里。

     黑夜之中他们遥遥相望,手里握着发烫的暂时无用的手机。安迷修深呼吸着,试图让自己平静。

     雷狮没有离开,而是抬头望向那扇唯一透着光的窗户。已经这么久了,有些话即便不说,安迷修也应该心里有数。想到这,雷狮又在心里自嘲了一番,他不能对安迷修似乎永不开窍的脑袋期望太高。

     短暂的发怔之后,雷狮发现站在窗边的安迷修不见了。过了一会儿那被他用电话从被窝里叫起来的,头发睡得有点乱的人,悄悄下楼来到了雷狮面前。

     然后安迷修把手里的围巾围在了雷狮光溜溜的脖子上。

     “……”雷狮心情复杂地盯着给他系围巾的安迷修,心说这个纯朴的展开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来点互诉衷肠的戏码才对吗。

     安迷修知道雷狮向来要风度不要温度,虽然他看起来也不太怕冷。系好围巾以后他后退一步,抬起目光对雷狮说,“谢谢你来。”

     雷狮松了松系得有点紧的围巾,“没别的话了?”

     安迷修思索片刻,“要不要我送送你?”

     “……就不用了,”雷狮摆了摆手,心中却莫名放松了,“你接着回去做梦吧,外边冷。”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雷狮转过身去,“走了,晚安。”

     “晚安。”安迷修轻轻应道。

     他望着雷狮远去的背影,感觉到刚才下楼时不知为何狂跳的心脏,此刻平静了。热度离开了他,翻腾的情绪离开了他,原本几近破裂的坚冰,此刻停止了震颤。

     但那没有和冬季晨露一起凝固的情感,就这样缓慢而无声地,融化在低温的夜里。

评论(3)
热度(27)
2018-01-24